安慰神的百姓

安慰神的百姓

弟兄姊妹平安!我们今天分享的题目是:安慰神的百姓

 

【以赛亚书40:1】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我们先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感谢你赞美你!我们将一切的荣耀颂赞都归给你。感谢你这样地爱我们,使我们在基督里成为一家人!彼此相爱,彼此代祷,彼此搀拉,彼此安慰。真的是无比的感谢你,将这样的爱浇灌在我们的身上。愿我们就以基督的心为心,能够永永远远这样同走天路;愿你一路引导我们,也保守我们今天分享的时间,保守你孩子我的话语口洁心清;按照真意分解真道,对你的百姓有安慰、有造就;我们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在圣经当中,经常的出现一个词就是安慰。尤其是在《先知书》里。我们在读先知书的时候,有时候会有一种错觉,觉得神的愤怒无比的巨大。但实际上这只是看到了一方面。实际上,神的另外一个属性就是无比的爱!他做我们的父亲,而且比我们在地上肉身的父亲更加的慈爱。他常常是我们的激励者与安慰者。

我们看【以赛亚书61:1-2】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

【路加福音4:18-19】对这节经文又有一次引用。“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在这个地方,就把神的百姓的心理的需求,心里的状态做了一些归纳:首先是贫穷的人,然后是伤心的人,然后有被掳的人,还有被囚的人,还有瞎眼的、生病的人,这些人都是一些受苦的人。神的百姓在受苦、受难、在受煎熬,他们需要安慰,我们既然是神的儿女,我们也应该来做安慰者。我们今天准备分六个部分来分享这个题目:

 

  • 要怀着爱心安慰受难者
  • 每一个基督徒都应成为安慰者
  • 与哀哭的人同哭
  • 安慰不是纵容和开脱
  • 真正的安慰者是神,不是人
  • 安慰不是说空话

 

我们首先分享:要怀着爱心安慰受难者

安慰是神的属性。我们看《约翰福音9:1-3》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在这个地方,我们就看到了神与人的巨大的差异。因为人有一种惯性的思维,就是受罪的、定罪的这样一种思维。所以这门徒看到这个瞎眼的,他直接就想到:到底是谁犯了罪?诚然,我们人都有原罪,只有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才可以赎罪。但是,也确确实实会有一些无辜受难的人。受苦的人与受罪的人,它是不能划等号的。但我们的思维常常是划等号的。所以我们中国人经常把受苦的人说是受罪;他得了重病,说这个人太受罪了,太受折磨了。跟那种五黄六月或者是数九寒天那个农民工在干苦力活——太受罪了;实际上他们不是罪犯,但是我们在表达的时候,甚至他们自己说起自己来也会说:“实在是太受罪了。”这是天生把受苦与受罪划等号。这是什么原因呢?到底是对原罪有着模糊的记忆呢?还是说受苦的人像罪犯一样受到折磨呢?这个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就是千真万确:人喜欢给别人定罪,喜欢扮演法官的角色。尤其是罪人是更喜欢定罪的。那么看新约的话,当那个犯奸淫的妇人,所有的人都拿着石头要砸死她,只有主耶稣说:“你们谁是无罪的,先砸死她。”这个时候这些人群才散了。就是人,恨恶罪是指恨恶别人的罪,甚至会捏造别人的罪。但是,不会自己认罪。这就是人的一种属性。

 

我们看《约伯记》的话,我们就知道:约伯这样的人,约伯有什么罪呢?他根本就没有犯罪;但是他受到了三个朋友的定罪。约伯他完全就被激怒了,最后就开始辩论;最后甚至是发展到他有点抓狂了,有点胡说八道了……就是这么一种地步。所以人,就是这样一种属性。定罪,就使人高举要砸死人的石头,而不是救人脱离苦海的十字架。定罪背后常常是魔鬼在搞破坏。在《约伯记》里,撒但先是在神的面前控告约伯,然后他又在约伯的三个朋友身上来控告约伯:你犯的罪这不好那不好……最后把约伯给激怒了。约伯激怒以后,他对朋友就开始发火了:你们搅扰我的心、用言语压碎我要到几时呢?你们这十次羞辱我、你们苦待我也不以为耻。这就是他的弟兄向他所做的。那约伯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是历史的记载呢?也并不是如此,其实我们每一个基督徒也都有约伯这样的体验。我们每个人都有痛苦的时候;就像成语所说的:人生不如意常十之八九。就是痛苦的日子会更多;快乐的日子更少。委屈的日子多,舒展的日子少。人的生命中经常是这样子。所以常常是需要安慰的。但每个人自己受苦的时候,常常感觉到有苦无处说。比如说一个人受到了领导的委屈,或者是夫妻之间发生了冲突,那么自己想去诉说最后就是约伯这样的一种境遇。常常感到自己是对牛弹琴。一诉苦使自己变得更苦。但是再反过来看的话,我们自己又像约伯的朋友一样:当我们受苦的时候,我们变成了约伯;当我们的朋友受苦的时候,我们又变成了约伯的朋友。我们一方面在指责别人不能安慰我们;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是别人很好的安慰者。这就是一种吊诡,一种悖论;也是一种苦恼。

 

我们分享的第二点是:我们每个基督徒都应该成为安慰者。

 

【以西结书11:19-20】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我们在不信主的时候,我们的心是像石头一样的冰冷。但是在拥有了主、拥有了神赐给我们的圣灵之后,我们已经是有一颗肉心。我们从这种冷漠变成了拥有爱心,从不会安慰变成了拥有安慰的能力的人。神教导我们: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我们在不信主的时候,是不知道有神或者知道有神但不爱神。与人的爱非常的有限。或者根本就没有。但我们成了新造的人,我们就拥有了这样一切的能力;这样一切的潜力。那怎么样做一个安慰者呢?

 

我们分享的第三点是:要与哀哭的人同哭。

 

【约翰福音11:32】记载的马利亚和马大,她们的弟弟拉撒路死了,要求主过去。主到了,他有能力来救拉撒路。她也知道拉撒路必然得救,必然复活。但是当他看见马利亚哭,并且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心里悲叹,又甚忧愁,便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请主来看。”耶稣哭了。他为什么要哭?他知道拉撒路死了之后还能复活,他为什么要哭?因为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有人的基本的情感。所以,他哭了。那约伯的朋友?这三个朋友在最开始看见约伯如此的遭难,他们也是同他一起坐了七天七夜。一个人也不向他说一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而且这些人个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也是非常悲哀的。也就是说这三个朋友在开始的七天里,做的非常的好;真的是与哀哭的人同哭。那到后来为什么又走向了一个反面呢?因为这几个朋友定罪思维又占了主流。也就是在神的里控告约伯的撒但又开始在这三个朋友的心中做工作。于是他们开始给约伯定罪。直到把约伯激怒。

 

我们分享的第四点是:安慰不是纵容和开脱。

 

我们要区分受苦于受罪,区分魔鬼的攻击与神的管教。不同的境遇要有不同的对待。对于弟兄姊妹如果是罪招致的恶果,那就要按照神的命令做出合宜的忠告、警戒甚至隔离与惩处。那如果是受苦,那就是与他同哭。不是说对这个犯罪的人,也与他同哭;给他来安慰:你做的多没错误,我理解你……同情心、同理心泛滥;这就是有了问题的。《哥林多前书5:11》但如今我写信给你们说:若有人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神严严的命令他的教会,命令他的子民,对罪要保持一种警戒。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因为人,常常是一种群体性的一种存在,容易被群体影响,被群体控制。比如说传销:那许多人不知道传销是错的吗?他不断地洗脑洗脑,到了最后,完全被洗脑了,心里完全被催眠了。他就从一个反对传销的人可能就会变成一个热心于传销的人。或者是他某些把柄被人抓住了;或者说像愤怒,就像约伯和他的朋友之间,这也是一种愤怒的传染。这只具有传染性,更不要说像奸淫、离婚。我曾经就认识一个姊妹:她两次离婚。但她又是个特别地爱串门、特别地爱说闲话的人。而且她常常说这些话,让有一些人觉得挺中听的、挺爱跟她来往、挺爱听她说话。安慰来安慰去,跟她关系最好的一个姊妹也离了婚。我就到这个姊妹家里,我把她一顿严严的教训。为什么?因为她自己不悔改,但她还要扮演一个师傅的角色;她还不断地在教导别人,婚姻上如何如何……我说:“虽然你没有教唆她离婚,但是你的离婚的这个酵,奸淫的这个酵已经传染了亲爱的姊妹。所以要训斥你,你要悔改。”那一切的罪是都有传染性的。那在旧约里头记载,那现在也是。就是这个麻风病是要隔离的,如果不隔离,它就会使更多的人传染,而且它会一发而不可收。在教会里头,这个严重的犯罪行为也是要隔离的。在旧约中,要隔离了,如果看见人的话,要躲着人,都要远远地要向别人喊话:“不要靠近我!”我们看电影《宾虚》的时候,这个场面也是很逼真的进行了再现。我们对这些严重的犯罪者不能以小爱牺牲了大爱;因为个人牺牲了全群;因为肉体牺牲了整个的肢体。这就是对教会负责,对弟兄姊妹负责,从而也是对神负责。这种人,不是要安慰的对象,纵然是需要安慰的对象,不是安慰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要把他交给神。要让神亲自的修理他。这种人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五点是:真正的安慰者是神,不是人

 

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小孩子长成成年人;我们小的时候,父母都会安慰我们。“有爸爸在!”“有妈妈在!”这个话一听到,小孩子就觉得特别的踏实,特别的幸福。这样的话能给孩子产生巨大的激励,特别是在孩子年幼的时候。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成熟,这样的安慰就就渐渐没有过去那么灵验了。为什么?因为孩子要长大,他要与神面对面。这个时候父母已经不再起作用了。如果父母仍然在起作用,那么这个孩子就势必会变成啃老一族!在经济上啃老,在物质上也要啃老。古话说:慈母败子。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慈母太完美了,太高大了。她的能力太强了,她控制的范围太大了,所以她的孩子就永远停留在童年阶段。这样的孩子如果说长大以后,他在婚姻当中不能离开父母,不能离开父母——那父母的这些话语,这些背景:包括父母的这些偏见,父母的情绪,父母的伤疤,会在儿女的婚姻当中发生作用。如果是小两口拌个嘴,那父母出于对自己孩子的一种偏袒,在意安慰,那就麻烦了。许多的离婚不是因为两口子本身感情不好,恰恰就是因为父母的过分的安慰。父母充当了一个安慰者,充当了神的角色。他来充当太上皇,或者是垂帘听政的母后;就导致了儿女婚姻的不幸。这样的安慰就是要不得的。我们基督徒是有人撒种,有人浇灌;但归根结底,使人成长的是神!而不是人。人不能拔苗助长。人也不能永远用一个温室把自己的儿女或者是把任何的人罩着。古人说:名师出高徒,将门出虎子。但事实情况是名师无高徒,将门无虎子。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老师太高大了;因为这个将军太高大了。所以他的儿女没有成长的空间。同样在其他的领域,这个安慰者他如果太强大了,他就导致对方与神隔绝开来了。有事找人不找神了。所以,我们安慰者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用自己高大的背影阻挡了神的阳光!

我们今天分享的最后一点是:安慰不是说空话

 

【罗马书12:9】爱人不可虚假,恶要厌恶,善要亲近。

 

然而在基督徒当中,虚假的爱是比较流行的。当我们在听道的时候,祷告的时候,常常热泪盈眶,披肝沥胆。“耶稣爱你,我也爱你!”紧紧地拥抱。但是这种效果常常不是圣灵本身的工作。常常是一种舞台灯光扩音器气场的效果。从舞台上一下来,马上冷若冰霜,一毛不拔。这样的安慰就是廉价的,甚至是带毒的。这就是爱的空话,假话,大话和套话。我们不喜欢看一些主流的媒体,因为什么?因为假、大、空。这些空话就像农民挂在驴脖子上的一捆草,它是永远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对受苦的人,我们要真正地拿出我们的爱心,我们的热心;而不是给他脖子上挂着一捆草,哄着他再走远。但是他永远吃不到一口草。过去有一首讽刺诗,就说一个富翁见到了乞丐极其的可怜、皮包骨头,几天没有吃饭;他就手伸到了兜里……这个乞丐殷切地看着这个富翁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这个拿出来的既不是面包,也不是钱;而是手绢。富翁拿这个手绢擦擦眼泪,然后扬长而去。我们现在用手绢的少,都变成了面纸。但是,常常会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呢?是手机,是自拍杆;看到了乞丐,不去帮助他,而是把乞丐给拍个照,或者是与乞丐合个影,然后扬长而去。如果这种安慰,这样的爱,那就是爱的空话,假话和套话,具有表演色彩。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就还是一个石头的心。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有神的形象样式,我们不应该以这样石头的心来对待自己的肢体。我们应该以基督的心为心,我们应该与哀哭的人同哭。我们从怀里掏出来的不应该是手绢,不是手机,不是自拍杆,而应该是一颗火热的心。这样的心是我们自己本来没有,是十字架上钉死并复活的主耶稣赐给我们的。让我们以石心换肉心,以基督的心为心。拥有了这样的心,我们才不怕烈火窑,不怕十字架,不怕斗兽场,走遍洋海陆地,走遍城市乡村,深入闹市,深入不毛,传福音给万民,传福音到地极。

 

感谢神!我们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愿我们都能够遵行神的旨意,能够有爱教会的心,有爱众人的心,有爱灵魂的心。愿我们能靠着神,做劝慰子,做安慰者。使那被掳的、受苦的、贫穷的、瞎眼的、受压制的得自由,得安慰。感谢赞美主。我们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