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缸赋

历史就是一个由文化人建造、文化人维护、文化人毁灭的酱缸。

酱缸里和平,酱缸里繁荣,酱缸里团结,酱缸里腐败,酱缸里厉害了我的缸。

此缸一出,众脑莫疑。此酱一出, 众口无语。一切试图改变酱缸者,都不会逃脱文化暴君的文化暴政,不,文化仁君的文化仁政。有财一起发,有谎一起撒,有酒一起醉,有钱一起花。任你位高权重,智慧超人,才华盖世,德压群丑,都不能逃脱酱缸的规定,酱缸的咒诅。为帝者如秦始皇、朱元璋,为相者如王安石、于谦,为将者如岳武穆、袁崇焕,为儒者如李贽、徐文长……都被这缸所坑,所害,所污,甚至所屠,给你在新闻联播和历史上记大过一次,甚至永远开除,遗臭万年。

缸子酱得太久,自己也要熏死在里面的时候,就必须由外部力量来打破。或陈胜南湖南昌起了义,或胡马南渡南征过阴山。这缸外人砸得,自己人砸不得,你改革也好,你反腐也好,谁也别坏了文化人的买卖,别破坏了缸中鼠、缸中蛆、缸中蚊、缸中菌的统一战线。国破算什么,家亡算什么?缸在人在,缺破人亡。

就算改朝换代,读书人也仍然是做得官,赋得诗,吹得牛,吃得羊,遛得鸟,钓得鱼,逛得八大胡同,学得八大山人,算得八卦,游得八景,写得八股,升得八仙。咱这缸,端的好缸!没有能量,却灭得了众能量;咱这酱,端的好酱!没有光,却杀得了各种光。酱香迷人,能量免谈,光更闪开。就算这缸不要了,也是宁与外宾,不与家奴。新朝又兴,酱缸再建。

不多说了,老朽不才,慕名而来,无才无德,特献拜缸帖,请缸主们,缸副们,缸叔们,缸兄们,缸警们,验明正身,无图无匕首,无诈无野心,虽非投名状,都是实在话——亲们给俺把那稠的来一瓢,俺是来打酱油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