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亲者讳、为尊者讳、为贤者讳

为亲者讳、为尊者讳、为贤者讳

有一个赵家皇帝荒淫无耻,被少数民族俘虏,变成了半动物、半小丑、半奴隶的角色,然而后人们却偏偏写书说他是去北方打猎去了。好像当一个亡国君、亡国奴特别风花雪月、罗曼蒂克似的,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念念不忘的诗和远方,谁不去这样“打猎”,就白活了似的。
古人有为亲者讳、为尊者讳、为贤者讳的传统,人们要么膜拜亲者、尊者、贤者,要么成为亲者、尊者、贤者。成为亲者、尊者、贤者,就不会有奇耻大辱的失败,只有雄姿英发的“打猎”。
膜拜亲者、尊者、贤者是容易的,成为亲者、尊者、贤者则居大不易。真的不易,假的却容易。弄虚作假、结拜结亲、请客送礼、拜师认爹,都能成全你接近亲者、尊者、贤者,成为亲者、尊者、贤者,接受膜拜。于是乎,大家都可以和少数民族打仗了——至少是人格上,打赢了当然是凯旋,打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打猎”吗?膜拜者们的口水和墨水,不会记录人格,更不会记录成为亡国君、亡国奴的人格。
这就是为亲者讳、为尊者讳、为贤者讳的妙处所在,反正“打猎”的要么不是我,要么大家“集体打猎”!谁不“打猎”,谁有问题!于是乎,坏事变好事,坏人变好人。
和这些“打猎”和记录“打猎”的聪明人比,我的一位李姓同学就十分弱智了。他爸爸偷别人家的羊被抓,他跑到公安局说:把我爸爸放掉,羊是我偷的!于是李同学获得了半年有期徒刑。这个乡巴佬,竟然玩真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