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荒唐的“护教”战

做了一个梦。梦见几个基督徒搞文字护教工作。

有一天,A姊妹忽然发现,B弟兄的文章中有错别字,把“撒但”写成了“撒旦”。于是如获至宝,尖锐地指出,此为不可饶恕的错误。

但B弟兄激烈地反弹:“我偏偏要写成撒旦,你不配批评我!”。

A姊妹不服,连续写了多篇文章,旁征博引、义愤填膺地证明“撒但”是基要,而“撒旦”是异端。

越来越多的名望人士卷入,各入一派,各执一词。“撒但”派和“撒旦”派势同水火。

与此同时,更有第三种意见、第四种意见、第五种意见……第N种意见如雨后春笋,除了原来的“撒但”派、“撒旦”派以外,又有“撒单”派、“撒丹”派、“撒蛋”派、“杀旦”派、“杀但”派、“杀蛋”派、“傻蛋”派……出现,莫衷一是。

信徒糊涂了,非信徒更糊涂了。

只有撒但(撒但、撒旦、撒单、撒丹、撒蛋、杀旦、杀但、杀蛋、傻蛋……)弹冠相庆。

【加5:15】你们要谨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