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弟兄:基督徒的真自由(文字版)

基督徒的真自由

 

弟兄姊妹平安,感谢神的恩待保守,让我们平安度过了一周。

我们今天分享的题目是《基督徒的真自由》。

我们今天准备分享四点。

一、自由是神赐予人的宝贵礼物

二、自由必须在神的保护之下

三、远离伪自由的诱惑

四、回归《圣经》越多,享受自由越多

我们先做一个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你,你创造了我们,爱我们,并将你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赐给我们,救赎了我们,让我们脱离了罪恶的为奴之家,在基督里得真自由,但是我们常常受到世界风俗的搅扰,常常对自由的认识不清楚,异象不明白,行动也像无头苍蝇一样,求你真理的圣灵来释放我们,光照我们,让我们在你的里面,追求自由的更高境界!神亲自引领我们的弟兄姊妹,引领我们今天的分享。我们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我们先打开《圣经》

【彼得前书2章11节到17节】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警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在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借着自由遮盖恶毒,总要做神的仆人,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

这几节经文,它的作者是彼得。彼得写书信的这个时代,是属于罗马历史上对基督教迫害最黑暗的时代,就是尼禄时代。教会历史上,罗马人对基督教有十次大的迫害,最早的一次就是尼禄所发动的。尼禄想迫害基督徒,就自己把罗马城给烧了,然后又煽动那些无知的老百姓,栽赃说是基督徒烧的,这些老百姓的愤怒与仇恨被挑动起来,于是就大肆地迫害基督徒。那个时代可以讲是完全的暗无天日的时代。我们要是了解一些教会历史,看一些基督教方面的电影和小说,应该会有所了解。那个时候的迫害是极其丧心病狂的,比主耶稣被钉的那个时代迫害还要严重,涉及的人数还要多。但在那个时代使徒彼得并没有说我们不自由,也没有说我们要抗议这个时代的不自由,反而说你们是自由的,要敬畏神,还要尊敬君王,连尼禄这样的君王,都要尊敬!

通过上面的几节经文,我们可以看到,基督徒是要追求自由的,但是追求的自由,有真自由,有伪自由,基督徒的人生,就是追求真自由与追求伪自由的一场战争,人类的历史也是真自由与伪自由的战争,伪自由常常会跳了出来,来夺取基督徒所已经享受的真自由——就是十字架上的自由,就是火刑柱上的自由,就是斗兽场上的自由,这样的自由是属天的,是人或者撒但不能夺取的。但其他的自由是可以被夺取的,所以它是伪自由。

我们先分享第一点,自由是神赐予人的宝贵礼物

【创世记1章28节】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神赐给人的自由,是上管天上的鸟,下管海里的鱼,自由度足够的大。

【创世记2章16节】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地吃。

这个地方可以看出,神赐给人的有三种自由,第一是经济的自由,第二是人身的自由,第三是精神的自由。人在犯罪堕落以前享受的自由,已经足够多、足够大,但是这些自由度再大,不如人的贪心大,当人在自己的贪心当中,那么这个贪心就是无限的。我们平常要说的巴蛇吞象,说人的欲望是非常巨大的,它会产生很可怕的爆发力和破坏性。神赐给人的自由是足够大的,但是人自身无法、无能来掌管这样的自由。

我们下面分享第二点,自由必须在神的保护之下

【创世纪2章17节】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人生就像开车,车要有方向盘,有油门,有刹车,有各样的仪表,最重要的是要有交规,要正确地使用,要正确地驾驶,错误地使用,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人们往往会误用神赐给的自由,就像儿童驾车、醉汉驾车、无证驾车和毒瘾发作的人驾车一样。交规大家都懂,但是车祸从来不停。我们要正确地驾驭人生的车,正确地享受神赐的这样的美福,这样的自由,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交规,不能把人生当成一个游乐园,像开碰碰车一样咚开过来,咚开过去,你撞我一下,我撞你一下,也不会撞坏人,也没有人骂你,让你赔偿。人生绝对不是开碰碰车,必须是中规中距地,遵行神的一切典章、律例,和神借着地上的君王、臣宰、政府、权柄所设计的法律。

自由必须在神的保护之下享受,世界上没有一种自由在基督之外。那么如何在基督的保护之下呢?换言之,什么是人生之车的交规、方向盘和刹车呢?那就是神的话语。神的话语已在人间的法律、制度、公序良俗和我们内在的良心里体现出来,只要这些禁忌不要去触碰,那么我们就可以享受足够的自由。如果我们触碰这些禁忌,那我们就会被捆绑得更深,触碰禁忌就不在神的保护之下了。始祖犯罪就是因为脱离了神的保护,触碰了禁忌,去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于是就从真自由的天空,堕入了伪自由的深渊。

我们现在分享第三点,远离伪自由的诱惑

神赐给人自由,但是人类对自由的认识,和神的旨意,和事实,有巨大的差异,有时候甚至是天壤之别。神给的是真自由,人追求的却是伪自由。真自由有无数。就像伊甸园里的各种树,各种果,实在是丰丰富富,数不清,叫不上全部的名字,永远吃不完、尝不够;但伪自由只有一种,那就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亚当夏娃不吃那丰丰富富的果子,却盯住神不让吃的这一颗,千方百计地去触碰神所设立的禁忌,这就是人的软弱。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原罪,但这种软弱是已经存在了,人对自己拥有的无数真自由不看重,却把自己未曾拥有的伪自由,当成了至宝,就好比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你让他好好吃饭,他不好好吃饭,偏偏闹着要吃泥巴,吃煤炭,甚至吃虫子,吃大便。大人虽然有理智,有文化,但是缺陷上、罪性上和小孩子是相似的,他不明白自己是谁,不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他认为随心所欲就是自由,实际上这是伪自由。伪自由有两种套路,一种就是放纵自己,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别拦着,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一种伪自由!这种伪自由提炼出来,就是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

还有另外一种伪自由,就是剥夺他人,因为人不是孤立的存在,他想要的这种放纵自己的自由,他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比如说古代的暴君要酒池肉林,他自己能够造出酒池肉林吗?造不出来,所以他要奴役别人,要剥夺别人。要剥夺别人的肉身自由,剥夺别人的经济自由,剥夺别人的精神自由,来满足他自己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私欲,这是自由的第二种套路,剥夺他人。

这两种套路,亚当夏娃如此,该隐如此,拉麦也是如此。亚当夏娃是吃禁果,放纵自己;该隐要按自己的方法献祭,而且他要阻挠亚伯按亚伯的方法献祭,所以他要杀人;神设立一夫一妻,拉麦却发明了一夫多妻,而且他也杀人,拉麦不仅杀人,而且还要写诗、写歌来自夸,赞美自己的暴虐。

人类这样的两种伪自由,也不是截然分开的,像天空和大地分开一样,不是,它们常常是混合在一起,勾兑成类似于鸡尾酒一样的东西,它是个混合物,放纵与剥夺,不是绝对的放纵,也不是绝对的剥夺,有我对自己的放纵,也就必然有我对别人的剥夺。这两种伪自由混合在一起,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污泥。就是这样的一种伪自由的搭配关系,不同的搭配,不同的比例,构成了不同的造神运动,这不同的造神运动就是不同的拜偶像。不同的伪自由,归根结底都是把人变成奴隶,变成了罪的奴隶,但是在罪的这种奴制度之下,没有人是自由的,奴隶主与奴隶本身都不自由。放纵与捆绑是相对的,剥夺与被剥夺也是相对的。我们可以讲一个小故事。

有一个监狱,里面关了一个犯人,犯人犯罪被判刑三年,三年当中,这个监狱长对犯人想尽一切的办法奴役他,侮辱他,殴打他,剥夺他。但是三年的期限到了,犯人刑满释放了,出狱的时候,犯人向这个监狱长告别:拜拜了您哪,我的刑期满了,但是您的刑期还没满!

所有剥夺他人、奴役他人的人,不管皇帝也好,教皇也好,将军也好,奴隶主也好,官员也好,老板也好,或者权威也好……都和这个监狱长一样,他囚禁别人的时候,他自己也被囚禁,他囚禁的这个人,刑满释放了,但是监狱长还在这,他还离不开。

所以奴役他人的这种伪自由,也是对自己的奴役。在这个奴役关系当中,没有真正的自由,所有的人都是囚徒,所有的人都在捆绑当中,在罪的捆绑当中,而罪的工价就是死。

人认识到不自由是相对容易的,但是认识得更深,就是困难的。这需要圣灵的帮助。人因为对奴役的认识是肤浅的,所以对于解放的认识也是浮浅的。人最大的误区就是以为权力、知识和金钱,可以增加自己的自由,可以赎买自己的自由。古代社会崇尚丛林法则,崇尚大秤分金,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恩仇,以为这样就可以自由,而且到达这样的自由,最快的手段不是劳动,而是掠夺,一夜暴富。所以作为群体的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就有各种各样的战争,侵略与反侵略,掠夺与反掠夺,奴役与反奴役,殖民与反殖民的战争。你看在旧约里,埃及人奴役以色列人,让以色列人全部给他做奴工,以供埃及法老和贵族的骄奢淫逸、酒池肉林;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进入迦南以后,又有非利士人、亚玛力人、亚述人、巴比伦人、古实人、摩押人、亚兰人在奴役他,他在后来又有波斯人、希腊人、罗马人来奴役,不一而足。人类对自己的放纵和对别人的奴役剥夺,从来没有停息过,因为人类都不知道什么是真自由,什么是真奴役,什么是真解放,都把灵魂层面的自由,肤浅地理解为肉体层面的自由。认识是错误的,解决的路径、方法也是错误的。于是形形色色的伪自由,就像劣币驱逐良币一样,占据了人的头脑,一批又一批伪自由的贩卖者,让人类与真自由不断地隔绝开来,从一种伪自由,进入另外一种伪自由。

伪自由与真自由之间有一个鸿沟,就是罪与认罪;只有一种奴役,就是罪的奴役;也只有一种自由,就是认罪的自由。人可以挣脱一切的绳索捆绑,脱离一切的监狱,但是人靠着自身无法挣脱罪的捆绑,真正能击碎罪的捆绑,给我们自由的就是神。伪自由在基督以外,真自由在基督以内!可惜人类常常故意不认识神,而撒但又很狡猾,撒但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在基督里,误以为自己能得到真自由、得到了真自由。今天的情形也是如此。我们基督徒除了众所周知的无神论、异教、异端以外,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是种种的通向奴役、通向沉沦、通向地狱的思想以外,还有一些东西是以自由的面目出现,但还是伪自由。大概有这样几种,这几种伪自由的思潮,对弟兄姊妹形成了搅扰,在不断地剥夺弟兄姊妹的自由。

第一种就是成功神学和灵恩派。这个流派的活动范围非常广,不一定是某个教会专讲成功、专讲灵恩派,而是这样的一些说法,进入了许多的教会,一个信仰很纯正的教会里头,可能也掺杂这样的一些教训,那具体教训都是什么,就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基督徒可以随便想好事,想要豪宅有豪宅,想要美女有美女,这就是把自由简化为财务自由、健康自由、肉体自由。

第二种就是恩典福音。所谓的恩典你们也不一定是某个教会专讲,但是也有一些教会是专讲,但它的这些学说覆盖面很广,也会使一些信仰正统的教会被传染。它的教训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基督徒可以随便做坏事,因为这一切的罪都钉在了十字架上,你不用悔改,你可以自由地去干坏事,这就是所谓的恩典福音。所谓的恩典福音对自由的认知片面在于,让自由越位,并且把自由简化为自己这个派别独享的特权,你相信我这个派别你才是得救,才能进天堂,不相信我这个派别,你就是在律法主义,你是不得救的。十分荒谬!

第三种伪自由就是极端改革宗,这个派别这几年非常活跃,到处给人归正归正,但是他的这个归正不是向神归正,不是向十字架驾归正,不是向《圣经》归正,而是向他们这个派别归正,众人皆醉我都醒,以自己为标准,剥夺了其他派别、其他教会、其他基督徒读经的自由,没收了其他基督徒解经的权力。这就是极端改革宗,他也宣称,只有自己是正确的,别人都是不得救的。

还有第四种对于自由的误解,就是政治改革宗,政治改革宗认为基督徒的使命是帮助神,替天行道,让不义的社会变得公义,让不义的政府变得公义,把基督徒的主要的使命进行了扭曲,不是去完成大使命,也不是对付自身的罪,不是追求灵魂的自由,而是转换为对当权者的罪的揭露和抵抗,无限扩大自己这个派别的政治自由,认为自己的派别应该指点江山,应该充当当权者的太上皇和其他教会的总司令。这个派别这些年也非常活跃,尤其是今年到处炒作,迷惑性很大,许多基督徒都受了它的感染,不再认耶稣的十字架,也不再认来华传教士的传统,包括中国教会历史上这些属灵伟人的传统,而且认为这些传统有错误,要把教会拉了出去作对抗,去做投枪,做匕首。他们认为这样才是传福音。而且他们还与许多的势力,比如说法轮功堆,比如说一些维权人士等等等等,与他们建立联盟,却不与神建立联盟,他们要宣扬他们所理解的这样的自由。

以上的这四种伪自由,都是迎合了肉体,继承了亚当、夏娃、该隐和拉麦的传统。这几种伪自由,都无视自己的罪。无视自己的罪,就等于无视基督的恩。因为耶稣基督被钉,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救赎;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医治,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释放。基督救赎谁?救赎我们;医治谁?医治我们。释放谁?释放我们,如果我们忽略自己的罪,忽略神的恩,认为自己没罪,或者认为别人的罪比我们的罪更大,认为别人应该悔改,我们永远不用悔改,那么我们仍然在罪恶之内,仍然在救恩之外;仍然在奴役之内,仍然在自由之外。如果我们无视自己的罪,无视耶稣的恩,那么罪仍然在做我们的主,而不是基督。求神开恩,给我们智慧,给我们力量,让我们能得到属天的真自由!

我们现在分享第四点,回归《圣经》越多,享受自由越多

自由有两种,一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种是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打个比方,现在吸毒的很多,中国,尤其是经济发达的城市,吸毒的比例是非常的高。在西方一些国家已经实现大麻合法化,最近加拿大有一个政客说:吸毒犯罪问题很严重,我这次把它一次解决了。就是使吸毒不再是一种犯罪,这样他就“解决了犯罪”,很可笑。以吸毒打比方,想吸毒就吸毒的人更自由,还是想不吸毒就不吸毒的人更自由?不用脑子想,大家都知道,当然是后一种,想不吸毒就不吸毒的人更自由。但是如果人染上了毒瘾,那么就是既无法做到想吸就吸,因为这东西很贵啊,没有这么多钱。同时自己知道这么其实有百弊而无一利,还要冒法律风险。人实际上处于想吸也而无法满足,想不吸也无法满足,最后属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吸毒给他带来的自由、开心只是暂时的,更多的时间,他会在痛苦、纠结、自责、崩溃和疯狂当中受折磨。

【罗马书7章到21节到24节】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照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服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这就是对罪所捆绑的一种不自由的状态,就像吸鸦片,当然现在有很多的转向了冰毒。

【创世记4章7节】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你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服它。

但是人靠着自己觉得应该制服罪,但是永远制服不了罪,所以说罪很多,而且罪很隐蔽,就像空气弥漫在我们周围,使我们失去了自由。我们根本无法摆脱,而且罪经常会化装成各种各样美好的事物。在信主以前,罪会是各种各样的世俗的罪恶,比如谎言、暴力、色情、贪婪,如果我们有真正的悔改,真正的圣灵的内住,有《圣经》的指导,那么对这些明显的罪,我们就会产生一种免疫力,就会逐渐地脱离这些罪,最终达到自由,最终成圣。

我们上面列举的几种伪自由:成功神学、灵恩派、恩典福音、极改宗、政改宗,这些或者没有圣灵的内住,或者虽然有圣灵的内住,却抗拒圣灵的管辖,消灭圣灵的感动,或者完全不读《圣经》,或者完全谬解《圣经》,或者故意地假装不知道《圣经》上有这个典章律例,这样就会离自由很远,甚至是背道而驰,就像开车,闭上眼睛,不守交规,那肯定是东撞西撞,后果不堪设想,必然也是自己不能享受到自由,更难给别人带来自由,只能从一种奴役进入另一种奴役,从一种捆绑进入另外一种捆绑。

【约翰福音8章32节到36节】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做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自由呢?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我们通过这几节经文看到,神所赐给的自由,和人所理解的自由,完全是两码事。而且与耶稣面对面的这些犹太人,号称是最有知识的,最虔诚的犹太人,他们在自欺欺人。他们在撒谎,犹太人在历史上多次、做多个民族的奴仆,即使在与耶稣面对面的时候,他们还在做罗马人的奴仆,但他们却从矢口否认,这个明显的事实,反而说从来没有做过谁的奴仆。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得自由了。他们这么说,就是因为他们未曾认识到自己有罪,未曾认识到真实。他们在黑暗当中,他们未曾认识到真光,反而咒诅真光,抵挡真光,恨恶真光,要忙着给耶稣定罪。求神怜悯,让我们不要效法这些犹太人,而是跪在神的面前,承认我们的罪恶过犯,承认我们被罪辖制,被罪捆绑,被罪奴役,被罪戳瞎了眼睛!求神怜悯,能够开我们瞎子的眼睛,帮助我们读《圣经》,也让我们能够爱读《圣经》,明白《圣经》,求圣灵光照我们,求基督释放我们,彻底地离开罪,离开埃及,那个为奴之家,进入流奶与蜜的水草丰美的自由之地。

好,我们今天就分享这么多,我们做一个结束的祷告。

亲爱的阿爸天父,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您。我们承认,我们在你的面前是贫穷的,是瞎眼的,我们不认识你。求你开我们瞎子的眼睛,让我们来认识你,让我们知道,我们在罪中被捆绑,我们要得自由,只有你是自由的主,让我们脱离一切伪自由的诡诈与欺骗,让我们获得从你而来的真自由。我们的奴役不在罪以外。罪有多大,你的救恩比罪还大,你能使我们脱离一切的罪,能够让我们进入你所赐的、永永远远的自由。感谢神,你引导我们,你与我们同在,赐力量给我们,用你的慈绳爱索,捆绑我们、牵引我们,保守我们的心,在你的自由里面。我们同心合意的祷告,是奉恩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阿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