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弟兄:关于家庭教会的几点思考(文字版)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

哈利路亚,感谢我们的神。我们今天再一次在一起分享神的话语,我们今天分享的题目是《关于家庭教会的思考》。

我们先祷告。

亲爱的阿爸天父,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你,你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你是教会的主,你也是家庭的主,你更是家庭教会的主。但我们实在是亏欠你,亏欠家庭,也亏欠教会,亏欠家庭教会,我们对家庭教会的了解很少,我们表面上在热爱家庭教会,在支持家庭教会,在保卫家庭教会,但我们不知道家庭教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愿你亲自来引领我们,让我们认识神在教会的心意,在家庭的心意,引领我们了解你在家庭教会的心意!你是何等的爱我们,何等的爱家庭教会!愿你引领我们今天的时光,奉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们!

先打开《圣经》希伯来书【来5:12——13】看你们学习的工夫,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不能吃干粮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

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争论,在现实中也会有这样的争论,就是关于基督徒应该到哪里去敬拜?有的人说,要去大教堂、去三自教会,有的说绝对不能去、那里没有神的同在,一定要到家庭教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种情形就让我们想起了约翰福音四章记载的那个撒玛利亚妇人的古老的问题。

【约4:19-24】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主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的回答,也可以用来回答今天“基督徒应该到哪里去敬拜神”这样的问题。重点是心灵与诚实,带着心灵与诚实,你在哪里都有神的同在;如果你没有心灵与诚实,在哪里都没有神的同在!

【太18:19-20】 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我们今天分享的题目是关于家庭教会的几点思考,今天总共讲六点。

一、家庭教会是历史传统

二、祭司与百姓分工是历史局限

三、经济增长导致建筑物崇拜

四、宗教改革的不彻底性

五、理性与迷信双重变奏下教会的困境

六、狼来了,还是神来了?

先分享家庭教会是历史传统

神造亚当夏娃,这是最早的家庭,也是最早的教会,非常小的一个教会,只有两个人,后来亚当夏娃又生了儿子该隐、亚伯、塞特。该隐不论怎样败坏,也是在家庭里敬拜神的,他可不是无神论者,也不是异教徒。他确实是在敬拜真神,当然他没有心灵与诚实,所以最后犯了罪,得到了罪的下场。亚伯与塞特就更不用说了,都是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也是挪亚的传统,挪亚一家八口人,老两口加三对小两口,总共八个人,这是典型的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还是亚伯拉罕的传统,是以撒的传统,是雅各的传统,也是摩西的传统。

家庭教会还是主耶稣的传统,我们看四福音书,主耶稣要么到了税吏的家里,或者到了马大的家里,经常是在家庭,不是在圣殿,在圣殿里时间非常少。

家庭教会还是使徒的传统。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信仰,罗马人迫害,犹太人嫉妒,没有大的地方可以敬拜,只能是偷偷摸摸、小打小闹地秘密聚会。那个时代传下了一个词叫“地下”。我们现在看电影,看电视剧,能听到地下党组织、地下交通员这样的说法,地下,不是共产党的发明,而是基督教早期的发明,当时他们不像我们现在几居室什么的,独院别墅更不存在。信徒全是穷人,哪有那么好的房间,那么多人聚会?只能是在墓地聚会。犹太人的墓地是在地下的,“地下”这个词就流传了下来,所以家庭教会是我们的正宗,是我们的主流,是基督教的优良传统。这个优良的传统,用势利的眼光来看,是卑微的,土气的,是寒酸的,然而是充满了神的同在与能力的,也是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真实、密切、相爱的关系,充满了人与人之间互相服侍、互相洗脚、互相造就、快速成长的最有效的教会机制。家庭教会不追求高大的建筑,不追求激增的人数,她只在家庭里向下扎根,向上结果。祷告,任何人无法禁止;祭坛,任何人不能拆毁,这是家庭教会的优越性,是教会的主流和正宗。

一旦家庭教会不再成为这个时代教会的主流和正宗,教会的抗风险能力就降低了一大半。为什么?因为教会是每一个人的教会,信仰是每一个人的信仰,圣灵也是每一个人的圣灵,《圣经》是每一个人的《圣经》!《圣经》不属于一个高大的建筑物,也不属于牧师和神学家所垄断,《圣经》属于每一个人。但是当我们崇拜大教堂,崇拜大教会,崇拜牧师,崇拜传道人和神学家的时候,我们就有祸了。这几种崇拜,我用了两个名词,一个叫建筑拜物教,一个叫群众拜物教,建筑拜物教和群众拜物教,它的风险是巨大的。

首先就是领导者犯罪会带来集体的亏损。

比如说韩国赵镛基的教会,或者新加坡康希的教会,领袖犯罪,集体亏损,谁也挡不住。领袖也太强大了,当这个领袖坐牢以后,就难有人接他的班。

第二个风险就是领导者被捕或死亡,造成同工群龙无首,就难以为继,如赵镛基和康希这种情况。

第三个就是教堂被天灾人祸毁掉,立即无法敬拜。这种情况在中东地区现在还在发生,在中国的一些地区,比如说浙江省,这几年每年都有发生,因为教会太追求大的规模,她不能在一个很小的区间里活动,也没有培养起那么多的中层、中坚干部,所以无法变小。在远古时代,恐龙、猛犸象这种巨型动物都灭绝了,生命力竟然还不如老鼠、苍蝇不如蟑螂——打不死的小强,因为它的体型太大了!

第四个风险就是多数信徒长期不能断奶,不冷不热,很容易被掳。你想想一个婴儿,谁抱到哪儿都行,他哭他闹,他没有判断能力,他也不能回到自己的家,也不能自己去吃干粮,给他点干粮吃,他还会撑着了,上吐下泻。

第五个风险是能断奶的信徒受排挤或者流失,因为教会太大,很容易把领袖变成偶像,凡是真正回归真理的人,往往很容易发现领袖的欠缺,或者领袖的罪恶,容易被嫉妒、被排挤,受到不公正待遇,他或者软弱了、不服侍神了,或者到别的地方去服侍了。

上面的五种风险,互相起作用的时候,它就百病缠身,就会进入一种恶性循环。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二点是祭司与百姓分工是历史局限。

古代社会,人类生产力是非常落后的,信息业的水平十分低下的,绝大多数人是文盲,只能多数人围着个别人,也就是围着领袖,听领袖给大家训话,这个领袖既是军事政治的首领,也是科学文化的首领,更是宗教信仰的首领。比如说摩西,比如说约书亚,他们就是领袖,他们最有学问,要给众多的人训话,如果是普通人,你给他羊皮卷,他看得懂吗?他不认字。

这就形成了社会分工,有祭祀,有大祭司,有利未人,还有其他的就是所谓的“平信徒”。在那个年代,分工是好事,能比较有效地把广大信徒团结起来。但也容易形成垄断,当信仰被垄断以后,领袖就可以任意妄为,偏离真理,百姓糊涂混乱,无能为力,只能冷漠、盲从。所以你看到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以后,虽然有过几个优秀的士师,但士师时代的整体信仰状况是“那时没有王,人们任意而行”。我们也看到士师时代以利家族是那么的丑恶、那么的堕落,我们从士师记还可以看到利未人竟然纳妾,从士师记还可以看到一个随随便便的米迦,他可以制造偶像,他制造了偶像,竟然还有别的人承认他的宗教权柄,承认他信仰的话语权,要聘请他当祭司!这跟神设立的信仰制度,是完全没有什么关系的。

这就是祭司与百姓分工导致的缺陷。这种问题,天主教时期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幸亏后来宗教改革,这种缺陷基本被革除掉了。

宗教改革有三大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当时神的时间到了,在神定规的时间,出现了宗教改革,第二是主耶稣被钉与复活,人类有了福音可以听,有了福音可以信,有了自己的救主。第三是圣灵的降临,成为每一个基督徒的引领。以上三点是从神的角度讲宗教改革的先决条件。从人的角度讲,主要就是印刷术的发明与推广,《圣经》普及,《圣经》普及又带来识字率的提高。过去的文盲特别多,但是识字率提高,又有《圣经》可读,又能读得懂,这个时候信仰就进入一个复兴的阶段。宗教改革留下一个巨大的遗产,就是“因信称义”、“人人皆祭司”,这成为普遍的信条,基督徒基本都知道。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三点是,经济增长导致建筑物崇拜。

我们如果看《创世纪》,发现世界上最早的城市是该隐建立的,以他的儿子命名,他的儿子叫以诺。这个以诺,并不是与神同行三百年的以诺。但是竟然可以比与神同行三百年的以诺还要早,抢先一步!貌似极其属灵,实际上极不属灵。该隐是建筑物崇拜的始作俑者。热衷建筑物的崇拜的人们,他们的老祖宗都是该隐。后来人们建巴别塔,就把该隐的传统发扬光大了。人们建巴别塔干嘛?要荣耀自己的名,不是荣耀神的名。荣耀自己的名,这个塔顶要干嘛要通天?天离谁最近?离神最近,就是最属世的,最属肉体的,最属魔鬼的行为,也还要再沾上最属灵的神气息!包装包装,镀镀金。看电视小品,上面的人互相挖苦:你咋不上天呢?东北话说:你咋不上天呢?造巴别塔的这些人,那是真想上天,但是他们要荣耀自己的名,因为人们这种狂妄自大,这种亵渎行为,神就拆毁了巴别塔。巴别塔虽然被拆毁了,但人类的建筑崇拜没有减少,当人类分散到各地时,仍然要再建类似巴别塔的建筑物!比如说希腊人要建他们的神庙,非利士人也要建他们的大衮庙,印度人要盖庙,埃及人要建金字塔,中国人也建庙,印第安人也建他们的类似于金字塔那样的一些宗教建筑。这种巴别塔冲动是人类天然的,不可克制的本能。

几乎每个时代,大教堂都蔚然成风。当天主教成为罗马国教以后,建筑技术也在不断提高,大教堂也越建越多,金碧辉煌。往往是教堂盖的越好,信仰就进入低谷,塔顶通天,信仰通地——直通地狱。往两个相反的方向走。比如说美国曾经建过一个水晶大教堂,金碧辉煌,美轮美奂,一看简直太惊叹了,他用什么方法?用众筹的方法,征集了2000万美元,花了12年把这个教堂盖起来了!当时盖教堂的这帮人都太兴奋了,哈利路亚,感谢神,这么好的一个教堂太能荣耀神了!尤其它还是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建起来的。在建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个感觉,这可是“过约旦河”呀,我先迈步,然后河水就随着分开了。事实上也真是这样。但是32年之后,事与愿违的事情出现了,水晶大教堂经营不下去了,不得不申请破产,最后卖了。卖给谁了?卖给天主教了,天主教是什么?异端!这不算最惨的,还有的甚至会卖给异教,比如说卖给佛教,或者印度教,或者伊斯兰教。荣耀主了吗?开始貌似荣耀主了,但是最后这么卖掉是羞辱了主。

神太了解人了,神也太了解魔鬼了!大卫也曾想为神建殿,但是神不许!后来神让所罗门建殿,建殿是合神心意的事。但是合神心意的事,人最终却变成合人心意的事,所罗门建殿干得好不好?非常好,但是所罗门给神建殿用了7年,给自己建造宫殿用了13年!用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和人力、物力,接近于用在神身上的两倍,真是有大智慧的人有大私心,有大智慧的人有大错误,有大智慧的人有大失败,有大智慧的人,还给我们一个大的鉴戒,给我们一面大的镜子,摆在那里,让我们照照自己的本相!我算谁?所罗门这样伟大的君王,神亲自让他建殿,最后把这个事情都搞拧巴了!所罗门死了以后,给以色列人民留下了沉重的赋税和劳役,更大的是带来了国家的分裂,信仰的败坏。我们如果崇拜大的建筑物,大兴土木,我们又会怎么样?当我们的信仰逐步变成一种宗教,偏离了因信称义、人人皆祭祀的这种优良传统的时候,我们就会复活许多弊病,异教的弊病,包括建筑物崇拜这样的弊病。

在中国基督教起初的地位是不高的,甚至是被禁的,严重时甚至发展到义和团这样大规模的迫害、屠杀行动。1949年以后,又开始了三自运动,由小到大,由局部到全部。起初只是禁止信仰纯正、遵守《圣经》教训的一些信徒受逼迫,到最后连三自运动的发起人,连这些崇拜国家大于崇拜神的人,也受到了限制,受到了迫害!

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基督教开始蓬勃增长,随着政策的宽松,信徒的增加,又一次带来了建筑物崇拜,城市教会日益向世界看齐,有的买大房子,有的盖大教堂,官方教会大兴土木,家庭教会也大兴土木,积极加入,乐此不疲。大房子好不好?好!大教堂好不好?好!人多,红火,热闹,体面,有气势。如果圣诞节、复活节搞个大合唱,音响效果也非常的好。但是有利也有弊,神并不看重这些。如果只有外在的巍峨建筑,那么它的风险是巨大,埋着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四点是宗教改革的不彻底性。

比如慈运理、马丁路德、加尔文一大批伟大的改教家发起的宗教改革,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重大的属灵遗产,就是常常被提到的五个唯独:唯独《圣经》,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神的荣耀。简化一下,总结出两句话就是“因信称义”和“人人皆祭司”。然而人就是人,再伟大的人也是人,所罗门有缺陷,改教家也有缺陷,所罗门的工作有魔鬼的破坏,改教家的工作也有魔鬼的破坏。有的问题当时明显,有的问题当时不明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的问题都出来了。五个唯独,个个都没有持守好,个个都出了问题。

比如说唯独《圣经》,现在做得最差的就是唯独《圣经》,现在变成了唯独神学家,唯独教理问答,唯独《标杆人生》,唯独《荒漠甘泉》,唯独小敏诗歌,唯独《基督教要义》。

唯独基督,很阿们,但事实上却逐步变成了唯独教会,唯独领袖,惟独牧师,唯独神学家,带着很大的天主教的阴影。

唯独恩典!我们每个人信主是神的恩典,但现在变成什么?变成了唯独顺服、唯独奉献,神的恩典变成了教会领袖对你的恩典。

唯独信心,是唯独信心吗?不是,是唯独努力,你必须要努力才能上天堂。

唯独神的荣耀背离了吗?背离得也很远,现在变成了唯独人的荣耀,教会变成了名利场,名人吃香,洋人吃香,官人吃香,富人吃香,美人吃香,能人吃香,众人吃香……唯独不吃香的就是人子耶稣!在教会里受到优待的是各种人,但是没有主耶稣,主耶稣最不被荣耀,他只是一个挡箭牌,他只是一张饭票!

因信称义也变味了,人人皆祭司走形了,宗教改革本来就不彻底,不彻底的改革,有的还改回去了,改回了天主教,甚至改回到了巴别塔时期。只不过我们和中世纪的天主教的等级森严不同的是,在天主教时期信徒有点像奴隶,现在没有人像奴隶了!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耶稣爱你、爱我、也爱她!一团和气,挺民主的。但实际上这中间又有了很大的危险,每一个基督徒不是在因信称义,而是因教会称义,因牧师称义,因建筑物称义!在天主教时期是禁读《圣经》的,因为禁读《圣经》也没有《圣经》可读,即使有了,你也不识字,读不了,信徒不明白真理。

现在是自己不读《圣经》,自己不明白真理,宁愿听牧师的,宁愿每天看上一段《荒漠甘泉》、《标杆人生》,这样的话就使每一个基督徒虽然拥有了《圣经》,但是没有读懂《圣经》,也不爱读《圣经》;虽然拥有圣灵,但是圣灵没有被天天挑旺,甚至快要窒息了,快要断了油,快要灭了火!神赐给每个基督徒的《圣经》和圣灵,基本上都发挥不了作用。在过去天主教时代,实行愚民政策,那你可以赖教皇、赖主教、赖神父,现在我们自己让电子游戏、电视剧、各种八卦、赌桌、酒场,把自己占满了。我们对自己搞愚民政策,我们自己封闭了圣灵,自己封闭了《圣经》,我们变成了礼拜天徒,去当听众,去当观众,那我们自己就已经放弃了“人人皆祭司”的身份。而大量的牧师——不是全部的,中国什么都是大量的——大量牧师和传道人,也不再是牧者,而是成为雇工,成为演员。那这个时候怎么办?还得再改革。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五点是,理性与迷信双重变奏下教会的困境。

曾经听到有人说,现在的教会是一个注重“术”的时代,学术、算术的“术”。什么是“术”?我们看老子写的《道德经》,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术。这“术”多了以后,就变成了术士。什么是术士?术士就是假先知,就是巫婆、神汉和尚、道士、算命先生、跳大神的。出埃及记里记载摩西和亚伦去见法老,他们把杖变成了蛇,法老的术士一看也不服,你能变蛇,我也能变!然而摩西和亚伦他们的杖变的蛇,吞了假先知的杖变成的蛇。这些假先知就是术士。后来以利亚求雨,亚哈手下的这几百个假先知也求雨,他们也是术士。术士实际上从来就没有断绝过,可别想着术士只在外邦人中存在,异教徒中存在,术士也不光是给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在庙里讲经说法,在街上摆摊算命,术士现在已经进入了教会。

当代教会就有三种术士。第一种术士就是搞学术的术士,高举各种知识,《圣经》知识,神学知识,世俗知识,五花八门……知识改变命运,知识改变教会。我们看《圣经》中知识怎么定义?“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可这些高举知识的人,都拥有高学历、高学位的这些博士教授们,他们对神的认识有多少呢?每个人的脑量是有限的,装满了世界上的知识,还有位置留给神吗?

第二种术士就是搞巫术的术士,真真假假、神神怪怪的东西,都号称是圣灵的工作!当一个人想跟他老婆离婚了,也说神告诉我,咱们俩不合适,这是神的旨意,要让我们离婚。当有的人很贪婪,想加入传销了,也说这是神的旨意。这些都是术士的心态,更不用说假的方言,假的异象,假的异梦,和假的医治……这一切都是术士的行为!按说术士是在非洲黑人和美洲印第安人中,在印度教徒里盛行,然而现在在城市里的教会也非常盛行。这些东西打着圣灵的名义,但实际上很多的不是来自圣灵!它有一部分完全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就是谎言的灵,谎言的灵来自谁?来自魔鬼,因为魔鬼有一个名字就是“说谎之人的父”!还有一些医治可能是真的,但是我们别忘了,高僧、道士和巫师也能医治,这样但是来自圣灵吗?不是,它是来自邪灵,是用鬼赶鬼,用大鬼赶小鬼,用鬼王赶小鬼。

圣灵是每天都对众圣徒说话的,但是圣灵对众圣徒说的话,绝大多数记在《圣经》里边。你好好读《圣经》,天天读《圣经》,必然能听到神很多的声音。关于具体的、个人引领方面的事情,它也不与《圣经》冲突。如果你听到一个声音,让你去离婚,这绝对不是出于神;听到一个声音,让你去参加传销,那绝对不可能出于神,神不背乎他自己!圣灵的声音,有时候像耳语,有时候像惊雷,不管是怎么样,圣灵与《圣经》是严丝合缝、绝不冲突的。你要踢开《圣经》去听神的声音,如果不是幻听,就是魔音,但极端灵恩派是不管这些的,把这一切都叫做圣灵的声音,都说成是神的引领。

不论学术术士,还是巫术术士,归根结底都是有目的的,它不会无缘无故的,归根结底是什么?是算术,也就是数学。最盛行的是搞算术的术士。古人说“著书都为稻粱谋”,就是说写书的作家,都是为了赚稿费。如果教会里充满了这样的人,他也是为了钱来的,他是搞计算,一个是计算人数,一个是计算钱数,并不计算自己对神的知识掌握了多少,对神的旨意执行了多少。

人数多有没有好处?人多力量大。但是我们要看创世记,挪亚120年一个人都没有拉入伙,他不懂倍增学吗?他不懂人数倍增学和财富倍增学吗?我认为挪亚是懂的。他在生产力这么低下的时代,一家人手工打造了一个航母,挪亚是有大智慧的!他算那些木板算得特别的精。现在你再用木板造一个方舟,谁能造得出来?没有人造得出。现在人虽然能造出航母,但是用木板造不出方舟,有这样大智慧的人,没有增加一个人,而且他的船上,宁带动物不带闲人。带金银了吗?没有。不重人数不重钱。我们现在的人却看中人数,看中钱数,大卫想数点人数的时候,惹神怒气大发,为啥?神有一个原则,宁缺勿滥,人的原则是多多益善、拉到篮里都是菜。俗话说得好:“宁吃鲜桃一个,不吃烂梨一筐”,不信的人都懂得这个原则,基督徒却往往不懂这个原则!属灵的领袖往往不懂这个原则!当我们教会里面被这种学术术士、巫术术士和算术术士坐上宝座的时候,还有基督的位置吗?还有真先知、真信徒和真以色列人的位置吗?

我们今天分享的第六点是狼来了还是神来了?

人类的这种建筑拜物教,这种巴别塔冲动,“人多力量大”的人数崇拜!神会听之任之吗?不会,神要修理,神要洁净,神要拆毁,神要重建!我们看到了美轮美奂的美国水晶大教堂被拍卖,看到了许多的教堂易主,也看到了中国的一些大教堂被拆,看到了一些大教会被分散,一些大的活动被限制……如果我们只是从肉体的角度看,这世界上这么多敌基督的人,这个政府太不好了,太缺乏宗教自由了!拿着这套说辞,自己就变成“为义逼迫的人”,拿到国际社会上也容易获得同情,也容易获得喝彩,甚至获得资金。然而这是圣灵的眼光吗?这是一种“狼来了”的恐惧,甚至是“狼来了”的谎言!表面上看是狼来了,其实狼也是神造的,狼也是神的工具,狼也是神管理的,在“狼来了”中,狼身上也有神的美意有神的恩典,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真属于神的羊,不怕狼!混入教会妖言惑众的,本身就是狼。真属于神的羊,必能稳行高处,多结果子,因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们的牧人已经为我们舍命,我们的牧人,也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

所以对于一些政策性的紧缩,我们要从一个长远的、属天的眼光来看,万事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从自身反省的角度看,要知道这是神的管教。

【来12:10-11】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启3:19】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我们在哪些方面悔改?

【结34:2-13】“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吗?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岗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他们来。我必从万民中领出他们,从各国内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故土,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边,境内一切可居之处牧养他们。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他们;他们的圈必在以色列高处的山上。他们必在佳美之圈中躺卧,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它们。

这段经文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就是我们的教会要改革,当我们不主动改革的时候,我们就要被动改革,迫使我们被动改革的背后,就是主耶稣钉痕的双手。我们每一个教会大的目标而言,就是传福音,完成大使命。小而言之,要对信徒进行真理的装备,生命的牧养。教会是兵营,是练兵场,不是俱乐部,也不是卖场,不是秀场,如果教会好大喜功,放卫星,建高楼,搞事情,造方言,拉人头,敛钱财……把这些当成主要的目标,哪有能力、哪有精力,对信徒进行真理的装备和生命的牧养?如果搞一个滥竽充数的军队,战场上肯定是一触即溃,不堪一击,被一个电话,一个公章,一张纸迅速打败。如果搞一个草木禾秸的工程,烈火一烧,灰飞烟灭。所以我们一定要回归伊甸园的传统,回归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传统,回归使徒的传统,回归主耶稣的传统,回归家庭教会的传统。

教会要小而精,而不是大而残。如果是大而残,那么一分散,什么都不是,就是一盘散沙。人家说“聚为一团火,散为满天星”,我们如果不遵行神的旨意,不回归家庭教会的优良传统,我们一散什么都不是,因为一散以后,我们没有《圣经》,我们没有圣灵,我们没法传承,我们只是一个俱乐部散了而已。

所以我们要悔改,我们要改革!其实宗教改革,从来都是进行时,永远没有完成时。悔改是改革的内在准备,改革是悔改的外在体现。有改革未必有悔改,无悔改则绝对无改革!只有改革,信徒才能断奶,只有改革,信徒才能吃干粮,只有改革,信徒才能长大、当兵、打仗;只有改革,每一个信徒才能自己读《圣经》,自己带查经,自己建教会,才能恢复“因信称义”、“人人皆祭司”的信仰!只有改革,才能唯独《圣经》,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神的荣耀!

求主怜悯,不要让信徒做老顽童,赖着不断奶,牧者也舍不得让他们断奶。

主耶稣三年半,带的门徒,人数不多,文化不高,却完成了写《圣经》、传福音、建教会的最基础、也是最伟大的工作。我们现在基督徒的人数有多少?几十亿!拥有顶级知识的人,不乏其人,财主多如牛毛,但是教会却在萎缩,一事无成,根本无法与五旬节时期相比。为什么?因为我们陷入了建筑物的崇拜,陷入了人数的崇拜,陷入了钱财的崇拜,陷入了名利场……

求主怜悯,让我们每一个弟兄姊妹,每一个牧者,每一个同工,都能够悔改,愿每一个教会都能够改革,从三自教会到家庭教会,都能够改革,回归神给我们留下的家庭教会,这样的主流,这样正统的传统上来!

好,今天我们就分享到这里,我们做个结束的祷告。

亲爱的阿爸天父,感谢你,赞美你,你这样的爱我们,将圣灵和《圣经》赐给我们,借着你独生爱子耶稣基督的死与复活,救赎了我们,建立了教会。让我们能够接过这样的接力棒,接过这样的火炬,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让我们能够回归家庭教会的优秀传统,让我们每一个家庭成为教会,每一个教会也进入家庭,让每一个信徒成为祭司,每一个信徒也成为牧者。神我们感谢你,赞美你,祝福你自己的教会,祝福每一个属你的羊,我们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