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弟兄:除去心中无形的偶像与丘坛(文字版)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感谢我们的神着这样地我们,带领我们,经过了这一周。在这寒冷的日子。愿神做我们心中的火炉,将我们的灵火燃旺。我们今天分享的题目是《除去心中无形的偶像与丘坛》

【提摩太后书4章2节到5节】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份。

这段经文选自《提摩太后书》,按照神学院的传统说法,《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和《提多书》,被称为“教牧书信”,这样的分法虽有好处,但是副作用很大,主要的缺陷是人为地把基督徒分为传道人和平信徒两个阶级,相应地也把神完整的话语分为传道人读的部分和平信徒读的部分,就像学校的食堂,分为教师食堂和学生食堂。这就违背了神的旨意,神的话语是赐给每一个信徒的。是不是赐给不信的人?也是,当然不幸的人需要有一个愿意学习、愿意悔改的心。

【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0节到21节】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

读《圣经》是每一个基督徒普遍的权利,读《圣经》不是某些人的特权,不读《圣经》也不是某些人的特权,《圣经》赐给每一个人,用来查验,传道人和平信徒、普通书信和教牧书信这样的分法,与天主教传统有关,是不善也不美的,所以不能彻底地持守。我们要持守的是《圣经》的真理和圣灵的引导,而不是任何人的遗传。

我们做一个开始的祷告。

感谢亲爱的天父,感谢主耶稣基督,感谢圣灵保惠师,将完备、整全的《圣经》赐给我们,将真理的圣灵赐给我们,将圣而公之教会赐给我们,将圣徒赐给我们,做我们在主里面共同进步、共同劝勉的弟兄姊妹,感谢神莫大的恩典。万物的结局近了,这个时代充满了各种假道,我们也常常被假道所吸引,建立自己的偶像与丘坛,愿神亲自引领我们,归正我们。我们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我们今天准备分享四点:

一、偶像与宗教的起源

二、作为新偶像的“德赛二先生”

三、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的丘坛

四、依靠《圣经》的真理和圣灵的大能

先分享第一点:偶像与宗教的起源。

人本来是神造的,但是人由于自己的罪性,不去荣耀神,背离了真神,却去建造假神,发动各种各样、有形无形、大大小小的造神运动,不断重演伊甸园里那一出可怕的悲剧。

【创世记3章4节到6节】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人为什么吃禁果。因为人内心有自己的私欲,这种私欲在犯罪以前是隐藏的,在犯罪以后不断地放大,主要分为四个方面。

第一是觊觎神的主权就是对政治有浓烈的兴趣;

第二是追求物质财富和肉体享受;

第三是把眼目从身上挪移开来,沉迷于艺术的世界;

第四是追求人的智慧。这就体现在科学、哲学这方面四方面,像四道绳索扭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东西叫做宗教。偶像是宗教的一个具体的体现,是可以抓得住的宗教。可能没有接受基督信仰的朋友和信主时间短,或者真理上不太明白的信徒会有疑问:“你明明性格基督教也是一种宗教,为什么还要批判宗教?宗教和信仰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个好问题,在汉语里宗教和信仰是两个词,但是在英语里,宗教和信仰是同一个词,真的不好区别。在英语的语境里,宗教和信仰比汉语里面还要难区别。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简单明了地说,真神造人,宗教造神。信真神就要信神的话语,整全的话语;而信宗教则不必,因为信宗教的人都有一个“人造神”这样的预设,真正信基督的人,内心绝对不认为神是人造的人编的,而是踏踏实实、真真切切地认为是神造了人。而把信仰当成宗教的人,也就是这些信基督教的人,则认为自己信的神是人编出来的,与别的宗教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们编的这个神是能造天造地、造人的神”。归根结底,你有了“人造神”这个预设,那么编造的这个神,不管它传说中有多么大的能力,仍然是假的,你自己都不相信。

人是被造之物,一粒沙子、一滴水、一根草、一只苍蝇,人类都是造不出来的。人无论造出来多么稀奇的东西,小到纳米机器人,大到航空母舰、卫星、超级计算机、宇宙飞船、航天飞机,人抽象的也能写书,能画画,编出各种的哲学体系,但是无论具体之物,还是抽象之物,人都要用神创造的材料,才能开始人的二度制造,人编造宗教实际上也是一样,人编造宗教,也使用神所创造的材料,不能空穴来风。

几乎地球上所有的民族都有自己的人造的神,这些神都和真正的神多多少少有一点联系。比如说所有的宗教,都会有烧香、献祭这样的仪式,不论是文明的民族,还是野蛮的民族,开化的民族,还是封闭的民族,连非洲和美洲的土著也都一样。这些人离得这么远,互相没有什么往来,为什么都会想到烧香、献祭这样的仪式呢?只有一个答案,这些都是盗窃、篡改了最原始的敬拜真神的传统。不光是献祭、烧香这样的仪式,在其他方面,这些宗教也是大量的剽窃、大量地篡改,有的给神改了名字,有的给神娶了妻子,有的给神生了儿子,有的给神找了情人,有的给神制造了妹妹、弟弟这样一些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把人间的秩序包括人的谬误和罪恶也加到假神的身上。还有的造神运动,干脆就把历史人物改了个名字说“那就是神”。中国人有史传传统,我们是炎黄子孙,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很多,被当成神敬拜的真实历史人物也很多。虽然他们根本就不是神,和神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这种历史传统,在人们的愿望当中,他们也具有了某种神性。

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撒但如何想借着宗教抹掉神的痕迹,却都无法抹干净,就像高智商犯罪的罪犯,不论他用什么样的手法逃脱侦探的眼睛和法庭的审判,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迟迟早早,罪犯要被捉拿归案,这些罪案也要大白于天下。撒但的失败是必然的。

稍微了解一点其他国家的文化,其他民族的传统,我们会发现人类的宗教和神话都有相似之处,有的是人物相似之处,有的是事件相似,有的是语言相似,比如洪水灭世,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洪水灭世的神话。希腊人有,中国人也有,比如说混沌,创世记第1章第2节说“地是空虚混沌”,我们翻中国的古书,也说到了开始的混沌,说到所谓的“盘古开天地”的传说里,就说得更加清晰。基督徒口称“阿们”,佛教徒口称“阿弥陀佛”,发音上也是极其相似。表达的意思也都有那么一定的相似性,举不胜举,更不要说伊斯兰教大量抄袭《圣经》、篡改《圣经》,而且伪称古兰经是神最后的启示。

各国各民、历朝历代人厌烦神的话语,人要创造自己的话语,自己没有材料就盗窃神的话语,再胡乱地作一番加减乘除,冒充自己的这就是宗教在远古时代,宗教和神话是混在一起的,不加区分的,因为荒诞不经又自相矛盾,加上民族迁徙、民族融合、民族冲突,有些宗教就消亡了,有些宗教就改变了,还有一些新的宗教诞生了。旧宗教中的有些内容就作为神话与艺术的形式流传了下来。不论是中国神话、北欧神话、希腊罗马神话、非洲神话、印度神话等等等等都有大量的文化遗产,从信仰的角度看,这是遗留下来的一些毒品仓库、炸弹仓库,是非常恐怖的,有毁灭灵魂的巨大的破坏力。

有人觉得艺术无毒无害,可以陶冶性情、提高素养、培养贵族,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并非如此,艺术也会成为宗教的一部分。艺术如果为神服务,它就是好的,如果不为神服务,它就是恶的。比如说猪八戒,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艺术形象,毫无历史渊源,完全虚构,现在却已经成为“神”,具有宗教的性质。猪八戒又丑、又蠢、又贪、又好色,还有人把它当成神吗?猪八戒绝对是被当成神,是被妓女当成神,妓女盼望自己的生意天天有人照顾,有奶便是娘,照顾生意便是神,猪八戒这么一个好色的人物,和其他的那些好色又凶狠的暴君一比,这猪八戒还挺善良的,是一个更好的主顾,虽然他有那么多的缺点。所以妓女就把猪八戒当成了她们的神,是不是很荒诞?

千万不要嘲笑妓女的愚昧,当我们拜偶像的时候,内心和这个妓女并没有区别,如果我们已经信了耶稣,还把这样的心理往我们的真神身上套,那么我们连这妓女都不如了。

人类的历史一直是双线发展的,人写了历史是一部造神运动的历史,制造偶像的历史;神写的历史却是一部破除偶像的历史,在神写的历史上,神人拆了巴别塔,毁了丘坛,砸了偶像,甚至焚烧了圣殿,杀了祭祀,夺了器皿,赶走了教会。为什么?因为人把对真神的崇拜,变成了对宗教的崇拜,变成了宗教以后,就必然会建造偶像,建造丘坛,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神要归正百姓,之前要先拆毁要管教。

我们现在分享今天的第二点,作为新偶像的“德赛二先生”

人的悖逆从没停止,神的管教也从未停止,看《圣经》、看历史都是如此,神的警戒不是凭空而发,神的管教也不是光说不练,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如此,新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如此,那么新约时代以后仍然是好景不长,和士师记、列王记里记载得一模一样。

【彼得后书2章22节】俗话说得好,狗所吐的他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适。

我们看整个的人类历史,没有一个民族不亏欠神,没有一个教会不亏欠神,也没有一个人不亏欠神。在罗马人迫害基督徒的时候,教会存在问题,在罗马人把基督教当成国教的时候,教会出现了更多的问题、更大的问题,主要是天主教大规模地拜偶像的问题。有问题就要直面问题,解决问题,人却是否定问题、掩盖问题同、推诿问题,还屡教不改,这个时候神就要亲自解决问题。

神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当犹大国拜偶像达到极端恶劣的程度时,神使用异教徒巴比伦人去管教,当天主教发展到一个极端恶劣的程度时,神也使用很多方式管教,包括无神论者在内,比如文艺复兴、启蒙运动、进化论、共产主义等等等等这一系列的事件,我们从基督徒的暂时的观点来看,这是仇敌的侵略,但是从神的长久的计划来看,这是神的管教神,借着罪人来管教自己的选民。这些事件就是近代史上的巴比伦人,而我们如果不悔改,我们就扮演了犹大国的这些不虔诚信神、听神话语的人。巴比伦人虽然残暴肆虐,却有一点就是除掉了以色列人的偶像。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巴比伦人既扮演了除掉偶像的角色,也在自己制造偶像,并且强制和引诱神的百姓跪拜巴比伦偶像。近代史上的“巴比伦人”制造的最大的偶像是什么?就是所谓的“德赛二先生”,德就是民主,“赛”就是科学都是从英语来的,是缩写,“德赛二先生”本来是工具,是中性的,那如果为神所用,它就是砸碎天主教偶像系统的工具。“德赛二先生”并不是神,如果把它当成神,就会重犯以色列人拜铜蛇、拜以弗得那样的错误,把工具当成神,也会重新受到以色列人受到的那样的惩罚。“德赛二先生”的信徒们也就是民主、科学的信徒们,虽然并不完全否认主,却抬出了另一个主就是民主,民主也只是一个工具,是中性词,我们查考《圣经》,确实有一些教导,似乎也在说民主的好处,比如

【箴言书24章6节】你去打仗要凭智谋,谋士众多,人便得胜。

这个地方确实说明了一个意思,好像能吻合我们平常所说的成语,“集思广益”或者我们所说的谚语“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然而要注意,神是最大、最重要的谋士,谋士再多,不能绕过神,如果把神抛开了,那么这么多的谋士,起不了正面的作用。

【以赛亚书9章6节】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又一直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这个地方也是说到了神是我们的谋士,我们千万不要舍本逐末,从众人那里寻找谋士,从众人那里寻找智慧,从众人那里寻找民主。

历史上抛开什么民主表决,都是弊大于利,甚至带来咒诅,带来灾难,以色列人要离开埃及,这的确是众望所归,也是神的心意,这样的民主就是好的,与神的呼召、与神的旨意是吻合的,但是在出埃及、过红海以后,又用民主的方式想回埃及,这就是错的。再后来,以色列人又通过民主的形式选押沙龙、选耶罗波安做王,这都是大错特错。民主表决如果抛开了神,那么他和一个人的独裁有什么区别,只是坏汤不换药,只是用多数人的暴政,代替少数人的保证;以多数人的乱政,代替少数人的乱政。在政治领域如此,在信仰领域也是如此。

最好的制度是什么?是民主集中制,但不是我们官方所说的这个意思,而是人与人之间民主,但是要集中到神那里,最大的前提是要在神那里集中,任何个人不要冒充神,任何众人也不要冒充神,在《圣经》中记载了一个很好的治理的典范。

【使徒行传1章23节到26节】于是选举两个人就是那叫做巴撒巴,又称呼犹士都的约瑟和马提亚。众人就祷告说:主啊,你知道万人的心,求你从这两个人中指明你所拣选的是谁,叫他得这使徒的位份,这位份犹大已经丢弃,往自己的地方去了,于是众人为他们摇签,摇出马提亚来,他就和十一个使徒同列。

这个地方我们看到,起初大家是通过选举的方式,选出两个人,在意见不能统一的时候,以摇签的方式交给神。

可惜现在中国城市里许多被知识分子、白领和一些中产阶级主导的教会特别热衷于“德赛二先生”,而且他们不是把“德赛二先生”更多用于信徒民主的方式,像推选使徒的这种方式来处理一些日常事务,而是强制要越过神所划定的界线,要把“德赛二先生”推广到社会层面,推广到政治层面。这样一来,所谓的“德先生”带来的不是众人和睦、教会合一,而是山头林立、军阀混战的乱局。“赛先生”带来的不是破除偶像、回归真理,而是“《圣经》有误”、“《圣经》过时”的谬论,有些人甚至想盗用神的名义,私意解经,绑架教会,把“德赛二先生”强行向政治领域推广,模糊政教界限,挑战政治权柄。别说这种挑战不能成功,即使成功,他们所建立的也不是一个理想国,最多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帝国、教皇国、哈利发国。

我们现在分享第三点,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的丘坛。

【提摩太前书6章20节】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神特别憎恶两种宗教行为,一个是偶像,一个是丘坛。

最早的偶像都是有形的,拜偶像把无形的神变成有形,把有主权的神变成无权的,把有位格的神变成有人格的,把属灵的神变成属物、属肉的,把创造的神变成被造的物。

最近有一个新闻,山东某个地方长出了一棵高粱,有五米高,当地老百姓一看觉得太神奇了,就有一些人自发地去拜它,把它当成神。香火太旺盛,当地的警察都怕引起火灾,就来控制秩序,后来还是有点失控,警察干脆就把这个高粱铲除了。

人为什么要拜偶像?因为方便看到,方便拿到,就算死了,也有个骨灰盒,有个牌位,有个墓碑,都是有形质的物,而不是神。

有一个寓言,说是一个拜偶像的人,买了一个用泥做的偶像,给它烧香磕头,多少年一点不管用,只是白白浪费钱、浪费感情,有一天这个人生气了,一气之下就把这个偶像抄了起来,手起像落花一声像你摔出很多的金币,原来前人把这个偶像当成一个储钱罐,所有的钱都藏在这里,这个人就连笑带骂:这个神真是,给它烧香磕头,它不管我,我把它摔碎了,它却给我这么多的钱。

这个故事既说明了偶像的无用,也说明了拜偶像者的真实心态,这个拜偶像的人,他想控制他花钱买回来的这个假神,达到目的就拜,达不到目的就不拜,甚至把它摔碎。以色列人对神是不是这样的心态?我们基督徒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态?如果有马上刹车,马上回头。

我们从旧人变成新人,带来了许多的旧习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和旧的思维模式,虽然信的是真神,但是经常用拜偶像的方式来信真神,这样的状况必须改变!

任何拜偶像的行为都和纯正的信仰有一点相似性,但是如果相似性太少,人家看着根本就不像,那就属于低防,是低级模仿。一流的造假者不造低仿,而是要用高仿,是高级的模仿,这个模仿者是谁?不可能是人,这个模仿者,就是我们的仇敌——魔鬼撒但。它利用各种的宗教来造仿造品。在新约时代之前,人类原始宗教特别多,在新约之后中,这些原始的宗教许多消亡了,新的宗教产生得越来越少,什么产生得多呢?产生最多的是异端、极端和邪教。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基督教,这就是高仿,最好的高仿,不是从外部来的,是从内部来的,就好像企业一样,一个企业做一个产品,但是后来两个企业做类似的产品,后来可能是十个企业都做类似的产品,这是怎么来的?这就是从高管来的,这年代代工厂很多,国际许多的大品牌都有自己的代工厂,比如说一个企业开发一种产品,派高管去找代工厂,企业要加工10万台,高管看市场销路不错,自己还有自己的路子,就悄悄地让工厂你加工5万台,共加工15万台。加工出来之后,高管悄悄地就把另外5万台的钱给赚了,原来的工厂就赚得少了,这样的积累到一定的时间,高管翅膀跟业务了,他就会把原来的企业踢开,自己搞一个新的企业,搞一个新的品牌。现在许多的企业都是这么来的。丘坛就是在信仰系统里的那种先高仿、后独立的产品,这个工作是撒但,操作它在以色列人里面的代理人做的,操纵它在教会里面的代理人做的。

神让以色列人建祭坛,有神自己的方法,有神自己的程序,但是以色列人信仰一败坏,却像迦南人那样,用迦南人建造祭坛的方法,在高处建立祭坛,这不是神让做的。这就是所谓的丘坛。

那迦南人为什么要在高处建坛拜偶像?因为他们以为高处更能展示他们的建筑科技的发达,以为高处离他们的假神更近,以为高处离太阳更近,离月亮更近,离风更近,离与更近,以为在高处就能得到更大的丰收,能够丰富调雨顺、人畜两旺,这其实就是沿袭着该隐的传统,沿袭着巴别塔的遗风。

【约翰福音4章20节】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

这是撒玛利亚妇人向耶稣提的一个问题。撒玛利亚妇人说的祖宗是耶罗波安那个时代的以色列人,耶罗波安曾经帮助所罗门修补圣殿,是个杰出的建筑家,很有才干。但是出于对所罗门父子错误的不满,他就挑旗单干,多数老百姓都支持他分裂出去,自立为王。耶罗波安就自建祭坛,为了减少老百姓长途跋涉去耶路撒冷的路途劳顿,收买人心,更为了抢夺宗教的正统地位,他就近建立了祭坛,而且建在高处,这就是丘坛。

然面这个从君王到百姓,上下齐心建立的坛,是神所不喜悦的,虽然撒玛利亚人代代都上山敬拜。耶罗波安时期以色列人的信仰,还有正统和非正统的区别,我们从约翰福音能看出来,犹太人连撒玛利亚人的水都不喝,双方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撒玛利亚人是极其被歧视的。犹太人是正统的,撒玛利亚人是非正统的。但是到了主耶稣的这个时代,由于以列人普遍没有心灵和诚实,大家都成了非正统了。

所罗门死了以后,以色列王国就分为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南国正统,而北国非正统;天主教取得统治地位以后,犹太教成为非正统,天主教成为正统;宗教改革以后,更正教或者说新教成为正统,天主教成为非正统……我们看到有一个轨迹,就是自以为正统的会不断地被神厌弃,变成非正统,遭到这样一个命运的原因,就是因为拜偶像,建丘坛,建立了高仿的宗教,却远离了神,抛弃了神的命令。我们从这样的历史中能得到什么启发,我们应该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在拜偶像,是不是也在建丘坛?是不是在自以为正统的时候,已经成了非正统?或者即将成为非正统?

【哥林多前书10章12节】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需要谨慎,免得跌倒。

整个的教会,所有的基督徒,所有的牧者、领袖,都应该有这样的一种警醒。

我们现在分享第四点,依靠《圣经》的真理和圣灵的大能

【何西阿书4章6节】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被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祀,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

 

解决任何问题都必须依靠神自己,依靠《圣经》的真理和圣灵的大能。可能有人觉得这个话有点怪,这是因为没有充分地尊重《圣经》的整全性,经常把《圣经》和圣灵割裂开来讲,误导了很多人。

现在有两种倾向是非常普遍,也非常的严重,一种是删除圣灵的工作,一种是冒充圣人的工作。

第一种人号称“唯独《圣经》”、“高举《圣经》”,是删除了《圣经》中对圣灵工作的多处预言和应许,套用了进化论、无神论的思维模式,提出了“圣灵工作已经终止”,这样的错误观点,认为圣灵是赐给使徒的特权,并没有赐给所有的基督徒。这就让人莫名其妙了,我们反问一下:邪灵的工作存在吗?邪灵的工作是存在的,是从来没有停止的,无法否认。如果认为邪灵的工作不存在,那就是否定圣经了;如果承认邪灵的工作存在,而否认圣灵的工作,那就会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邪灵比圣灵更有能力。显而易见,“圣灵的工作停止了”就是一个荒谬的说法,就是肢解《圣经》的,是亵渎圣灵的,他这个“高举《圣经》”、“唯独《圣经》”都是假的,如果圣灵都不工作了,你靠人吗?

【路加福音12章10节】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唯独亵渎圣灵的,总不得赦免。

如果说圣灵的工作停止了,这肯定是亵渎圣灵,但是这句经文也要整全地去看,灵恩派,或者说灵异派的人,也很喜欢引这节经文,指责别人是亵渎圣灵。但是他冒充圣灵,他不顾整全的圣经真理,只拿几句经文吓唬别人,把自己的私欲、私话、私货大量加进去,妄想剥夺别人读经、解经的权力,这是另一种更严重的肢解《圣经》和亵渎圣灵。

这两种观点都特别有影响力,持这样观点的人都超过5亿,甚至更多,加起来是超过10亿的,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

【启示录22章18节到19节】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有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

因为神的话语是不多不少,不要增一个字,不要减一个字,不要改一个字。这里的“圣经无误”,是相对《圣经》的原文,不是相对于《圣经》的抄本和《圣经》的译本而说的,《圣经》的原文是直接被神启示的,是无误的,但是《圣经》在传抄过程中,在印刷过程中,在翻译和解读的过程中,是难免会有一点偏差的,包括我的分享,也难免会有偏差,一切要以《圣经》为准。这是我们对“《圣经》无误”的一个应该有的基本态度。

据统计全球现在有70多亿人,不到一半,30多亿人自称基督徒,这30多亿并不能反映真实的信仰状况。这30多亿人中,多数都是随意对《圣经》进行加减乘除的,包括极端,包括异端,包括邪教,也包括号称宇宙间最正确、最懂《圣经》的宗派。岂不知道,宗派主义本身就是神特别反对的,法利赛人的宗派,更是彻头彻尾地反义词。保罗也强烈地反对宗派主义。我们信的是神,不信任何的宗派。

还有一些人为了夸大宣传获取政治和经济利益,发明了一个词叫“广义基督徒”,在“广义基督徒”,把安息日会的也加进来了,天主教也加进来了,甚至连摩门教也加进来了,连“东方闪电”也都加进来了,“广义基督徒”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等于把大便和美食放在同一个桌子上,进行统计,十分荒唐。但这些人为了宣传效果,拼命地把我们的信仰打造成一个宗教,一个大宗教,一个大偶像,一个大丘坛,让人感觉这是一个人多势众、领导潮流的大势力,就像搞传销一样制造泡沫,忽悠外邦人,也忽悠基督徒,自欺欺人。我们必须要清楚地知道,这30多亿所谓基督徒中,多数并不是基督徒,就像西方国家并不是基督教国家一样,全球70多亿人口中,40多亿不信耶稣,30多亿中多数,还信了一个假的耶稣,这是一个铁的事实,谁传福音给他们?怎样传福音给他们?想想都觉得泰山压顶。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归圣经,顺服圣灵,依靠《圣经》的真理和圣灵的大能,在高举《圣经》的时候,不要和神抢镜头;在顺服圣灵的时候,也不要用神的名义卖私货。好,我们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我们做一个结束的祷告。

亲爱的阿爸天父,我们感谢你,主耶稣基督,圣灵保惠师,我们将一切的荣耀颂赞归给你。你是创始成终的神,你帮助我们,圣灵在我们的里面,做更新改变的工作,做归正的工作,让我们能够渴慕神的话语,明白神的话语,遵行神的话语,我们真的需要从这偶像和丘坛中再一次地出埃及,这个埃及,不只是是外部的世界,乃是我们自己内里的真实的信仰状况。我们自己没有能力,但是神你是全能的,你有力量,你也将属天的能力赐给我们,将属天的智慧赐给我们,让我们除去一切的偶像,一切的丘坛,让我们不再做任何高仿的宗教产品,让我们单单降服于你,你与你的众儿女同在,与你的众教会同在。我们同心合意的祷告,是奉靠耶稣基督得胜的名,阿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